爱吧机器人网 » 专题 > 观点 > 正文

两种超级智能,哪一个对人类未来影响更为深远?

前言:无论在学术界还是产业界,超级智能并没有被纳入正式的体系概念中,因此超级智能究竟是什么,也没有统一的的定义,事实上在过去的时间里,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超级智能概念,第一个是人工智能相关,认为出现全面超越人类智慧的智能形式,这种超级智能并不被人工智能领域科学家认可,认为是一种空想,而另一种是与互联网相关,人类智慧与机器智能通过互联网类脑架构形成的智能形成,这种超级智能已经悄然出现在人类面前,并对人类社会产生着重要影响。

\
与人工智能相关的超级智能

2015年伴随着阿尔法狗战胜人类围棋冠军,人工智能逐步成为世界性的科技热点,在各个领域大力推进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的同时,人工智能威胁论也开始大行其道,包括霍金、马斯克、孙正义等世界知名科学家,企业家和投资人不断提出人工智能超越人类产生的危险问题。

由此有人提出了弱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和超级智能的划分:

弱人工智能,指的是只能完成某一项特定任务或者解决某一特定问题的人工智能。

强人工智能或通用人工智能,指的是可以像人一样胜任任何智力性任务的智能机器。

超人工智能或超级智能可以像人类智能实现生物上的进化一样,对自身进行重编程和改进,这也就是“递归自我改进功能”。哲学家、牛津大学人类未来研究院院长尼克·波斯特洛姆(Nick Bostrom)把超级智能定义为“在几乎所有领域都大大超过人类认知表现的任何智力”。

对于人工智能威胁论,强人工智能和超人工智能,计算机和人工智能领域主流专家并不认同,包括脸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燕乐纯,谷歌大脑创始人吴恩达,以及中国人工智能领域专家对这些观点进行了驳斥。

主要原因是即使在人工智能兴盛的今天,对于什么是智能,智能产生的原因,智能组成的元素,事实上都还没有理解清晰,目前的技术只能模仿一部分低端的人类智能,但更深层次的人类智能,完全没有科学路径实现,

即使强大如战胜人类围棋冠军的阿尔法狗,如果人类调整了胜负规则,要求子数多者为负,在没有人类的帮助下,阿尔法狗将永远无法获胜。

由此可见如何实现主动适应环境,自主确定目标并形成行动方案,将是人工智能无法逾越的天堑,这个天堑并不是人类的智慧不足,无法克服,而是与自然环境以及化学因素有关。担心人工智能全面超越人类形成超级智能只是存在与幻想之中。用脸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燕乐纯的评论就是“一部分人用人工智能威胁论作为争强个人影响力的一种手段”

与互联网相关的超级智能

在世界著名人士与人工智能领域专家围绕人工智能能否演变成超越人类的超级智能争论时。另外一种更为庞大,更为复杂和令人叹为观止的超级智能形式却悄然兴起。

在过去的50年里,互联网正在从网状的信息高速公路进化成为类脑的超级智能系统。在经过1969年互联网的诞生、1974年TCP/IP协议、1989年万维网等基础的奠定后,互联网开始加速向与大脑高度相似的方向发育。

2004年社交网络为代表的类脑神经元网络,2005年云计算为代表的类中枢神经系统,2009年物联网为代表的类感觉神经系统,2012年工业互联网、工业4.0为代表的类运动神经系统,2013年大数据,2015年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智能驱动力,到2018年阿里大脑、腾讯大脑、360安全大脑、滴滴交通大脑等不断涌现,连同之前的谷歌大脑、百度大脑、讯飞超脑,到2019年,互联网大脑的雏形已越来越清晰。

\
数亿年,自然界的蚂蚁,蜜蜂,鸟类通过化学信号形成了远超个体智能的群体智能,但21世纪以来,数十亿人类群体智慧与数百亿设备的机器智能通过互联网大脑结构联合形成自然界前所未有的智能形式,其中,人类群体智慧以云群体智能的形式成为了互联网的“右大脑”,设备的机器智能以云机器智能的形式形成了互联网“左大脑”。

这个人类创建的,连接数十亿人类群体智慧与数百亿设备的机器智能的类脑智能系统是一个远比强人工智能更为强大,更为复杂,更为真实的超级智能。这个超级智能的兴起才是真正令单个人类恐惧的对象。

这个类脑的超级智能不但拥有更为丰富的知识,更为强大的计算能力;而且还深入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譬如路边的摄像头、家庭的服务机器人、每日陪伴我们的手机等的。面对这个庞大的超级智能,单个的人类不可避免会产生巨大的压力感和无力感,

互联网大脑的形成和超级智能的崛起,对21世纪人类的社会结构、经济形态、科技创新、哲学思考都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面对互联网大脑化进程产生的超级智能和恐惧情绪,需要我们深入研究这个超级智能产生的原因,运行的机理,规范其结构,控制其风险,只有在基础科学研究和科技技术发展两条路径上不断深入,并告知大众,人类才会不断消除恐惧,并享受其带来的服务和便利。

上一篇:100%自动化远未达到,AI对就业前景影响尚未明确
下一篇:微软总裁:杀手机器人将出现, 人类需寻找对策

本周栏目热点

[2019-09-22]  据外媒报道,全球软件巨头微软公司的总裁史密斯(Brad Smith)近日表示,杀手机器人的出现未来将无法避免,人类社会应该有一个新的数字《 ...

[2019-09-16]  人工智能作为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核心驱动力,正在深刻改变人类生产生活方式。然而,当前的人工智能领域就像是一杯摇晃很久的啤酒,既有真酒, ...

德国汉堡科学院院士张建伟: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产业进入理性沉淀期

[2019-09-09]  每经记者:张虹蕾 每经编辑:魏官红作为德国汉堡大学信息科学系教授、德国汉堡科学院院士,张建伟亦是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的权威人士。在 ...

[2019-09-11]  在医疗健康行业,人工智能蓄势待发。普华永道发布的2019医疗行业新兴趋势称,人工智能给医疗健康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效率提升,彰显出颠覆行业 ...

泼冷水!为什么说机器学习在很多方面被高估了?

[2018-01-03]  正如人们所相信的那样,机器学习现在远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普遍、强大或有影响力。如果我不得不进行猜测的话,我赌未来的技术值得被称为“软件3 0”,它是一种有程序合成支......

精选推荐

瑞士研发出微型机器人集群 可像蚂蚁一样互相交流并协同工作
瑞士研发出微型机器人集群 可像蚂蚁一样互相交流并协同工作

[2019-07-12]  EPFL(瑞士联邦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受到了蚂蚁的启发,开发了一款仅有10克重的小型机器人:他们可以相互交流,分配角色并完成复杂的任务。 ...

这个外科手术机器人可以为患者“量身定制”
这个外科手术机器人可以为患者“量身定制”

[2019-07-12]  世界首创,来自澳大利亚机器人视觉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正在推动手术机器人的发展边界,他们创造了可定制的、小型化的手术机器人,能够唯一地 ...

通过对抗性图像黑入大脑
通过对抗性图像黑入大脑

[2018-03-02]  在上面的图片中,左边是一张猫的照片。在右边,你能分辨出它是同一只猫的图片,还是一张看起来相似的狗的图片?这两张图片之间的区别在于, ...

谷歌大脑发布ROBEL基准 鼓励用低成本机器人训练AI系统
谷歌大脑发布ROBEL基准 鼓励用低成本机器人训练AI系统

[2019-10-11]  训练AI系统的机器人D& 39;Claw和D& 39;Kitty用于控制机器人的人工智能系统,测量其性能所使用的基准通常仅限于为工业环境设计的昂贵硬件, ...

Crossbar将电阻式RAM推入嵌入式AI
Crossbar将电阻式RAM推入嵌入式AI

[2018-05-17]  电阻RAM技术开发商Crossbar表示,它已与航空航天芯片制造商Microsemi达成协议,允许后者在未来的芯片中嵌入Crossbar的非易失性存储器。此举是在先进制造业节点的领先代工厂选......

人工智能民主化能否实现取决于科技巨头
人工智能民主化能否实现取决于科技巨头

[2017-12-29]  我们经常听到像谷歌和微软这样的公司说他们希望人工智能民主化。这是一个很好的词,民主化。 但这些公司如何界定“民主化”还不清楚,像AI本身一样,它似乎有点炒作的味道...

英伟达用联合学习创建医学影像AI 可共享数据和保护隐私
英伟达用联合学习创建医学影像AI 可共享数据和保护隐私

[2019-10-14]  英伟达(Nvidia)和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利用联合学习训练了一种用于脑肿瘤分类的神经网络, ...

苹果AI主管透露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关于机器学习方面的进展
苹果AI主管透露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关于机器学习方面的进展

[2017-12-11]  苹果隐秘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多年来一直在转移焦点,但今年似乎正在加速。 4月份,公司获得了在加利福尼亚州进行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的许可证,而在6月份,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